敬亭山钉子户

人生苦短,何必死板

买口红时产生的脑洞~~~

和阿霄在一起的第三个月,和安终于接受了这个185的大男人是个女装大佬的事实。
她现在仍然能想起来那个阳光明媚的春日,那扇合金防盗门后努力把自己塞进小裙子的庞大身躯;还有那些阿霄曾经为她而买的几百只口红――被那双她最爱的骨节分明的大手细细描绘在她前几分钟刚刚亲吻过的嘴唇上。
那情那景定格在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和安对着茫然而惊恐的阿霄大喊一声:“放下我的口红!”
大概正常的女生当时都不会偏重点到如此严重,这应该也是和安从小语文阅读只能得五分的原因。总之,一心扑在口红身上的和安在男友摊牌后很快就接受了事实,然后转身就操起了鸡毛掸子痛打了他一顿。
这次事件最终结束在三个月后阿霄堆在和安房门前半人高的口红陈列柜上,和安出门的时候被口红绊了一跤,然后原谅了跪在键盘上的阿霄。
男友可以换,不过口红可是限量版。
“和安~我的亲亲安安~可不可以让我进房间里睡?沙发太硬了,我的腰都要睡坏掉了~”阿霄仗着一张温软无害的脸撒起娇来,一个劲地往和安怀里拱。
捧着口红试色号的和安冷淡地看了他一眼,“你别这样说话,会让我想起来你穿裙子的样子。”
阿霄立马坐正了,腰背挺得直直的,说话也吐字清楚了不少,“我保证!我真的是直的!谁还没有个爱好来的?我要真是个钢铁直男,给你买口红怎么可能这么会挑色号。”
“少贫嘴,交往之前你家里那100支口红根本不是给未来女朋友准备的吧!是自己用的对不对?”和安头也不抬,仔细地对着镜子涂口红。
“这样我们不就是间接接吻了嘛!”阿霄还在嬉皮笑脸地解释。和安猛地转过头来,犀利的眼神锁定他,只涂了上半部分的嘴唇扯出诡异的微笑,左手迅速而用力地捏住了他的下颌。
“你喜欢间接接吻?来试试新色号?正好我还没见过你女装的样子呢!”话音刚落,拿着口红的手就探向了阿霄懵逼的脸。
口红的触感很丝滑,毕竟是奶油质地,很好涂开。和安的表情异常认真,像是平时对待她那些画布上颜料的走向还有逐渐成型的冷冰冰的石膏头像,阿霄有些着迷,想起了第一次见面时阳光下少女认真作画的侧脸,想起了告白那晚月色下羞红的少女面庞。渐渐地两张脸重合在一起,变成了面前既好笑又迷人的,此时的,和安。
阿霄轻轻地笑出声,刚刚涂完下唇的和安疑惑地抬头,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我现在不喜欢间接接吻了,想亲的人就在面前,我喜欢直接一点的。”阿霄轻轻地拿开和安捏着口红的那只手,含着笑吻了下去,和安迷茫地保持着捏下巴的动作,看起来她才更像是主动的那个人。
似乎,口红的颜色需要轻柔地涂开才会更均匀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