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亭山钉子户

人生苦短,何必死板

沉睡的柳条湖

纪念918,勿忘国耻
仅以不严谨的小短文致敬


“轰!”
巨大的爆炸声震醒了林沧,良好的军人素养使他立刻爬起来,精神也马上高度集中。
“林沧!你起来干什么?”睡在他旁边的队长万利群被他的动作惊醒,不满地低声吼他。
“队长……”林沧还没来得及说话,只听见外面一片枪炮声响起,屋子里其他的士兵也纷纷被惊醒,大家都迷茫地向外看去。不久,尖锐的哨声也随之响起。
“都愣着干什么?集合!妈的,小鬼子不知道又想干什么!”万利群骂骂咧咧地穿好衣服下了床,动作十分迅速。林沧站在床边没有动作,万利群回过头看见他这副样子,又骂了一句什么,林沧才好像被惊醒一般向外走去。
空旷的训练场上已经站满了第七旅的将士,大家都满头雾水等待着旅长的到来。不久,从黑暗中走出了一个身影站在了队列前方,借着昏暗的灯光,林沧注意到那个人是赵参谋长,旅长竟然没有来。
“刚才都听到爆炸声了吧!”赵镇藩环视着笔直的队列,表情十分严肃,“小鬼子炸了他们自己修的铁路,还想赖到我们头上让我们负责!他们这就是在挑战我们的底线!前几天小打小闹的可以忍,可是敌人都欺负到我们头上了!我们能忍吗?”
“不能!”众将士大声回答道。
“那好!带着你们的愤怒,去预备阵地拦住他们,让他们知道知道我们东北军第七旅不是好惹的!能做到吗?”
“能!”震天的呐喊声连不远处的树叶也震动了起来,微凉的风轻轻吹拂过林沧的面颊,他感到一股热血涌上心头。
从爆炸声响起后就没有停过的枪炮声随着前进越发清晰,林沧跟随着队伍迅速进发到预备阵地,等待着指令发出,好和不远处那群他早已看不顺眼的敌人尽情地厮杀一番。
“冲啊!”
随着指令的下达,将士们像风一样席卷到战场上,林沧感觉到耳边只剩下子弹的破风声,炮弹的轰鸣声,战友们的嘶吼声,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这样想着,他准确地干掉了敌方堡垒一名探出头的士兵。
随着时间的推移,双方的进攻越发猛烈,林沧身边的战友已经倒下了好几个,敌军一直采取肉搏战,他根本没有机会去照顾倒下的战友。泥土和鲜血模糊了他的面容,他有些不甘心。
“嘟――”号角声响起来了。
接到了突围的命令后,将士们不得不踏着战友的尸体奋力前行,沉重的脚步踏下去后,带起来的是血色的泥土。前行的过程中不断有人倒下,但是大家还是挺直了脊背向前冲,每个人都面无表情,但是眼里都盛着坚毅的悲伤。
靠着战友们用血肉之躯冲出的道路,部队突围到了东陵,大家找到了一个较为安全的地方稍作修整,等待着命令下达。
“什么?撤退?”
接到撤退的命令后,大家明显有些混乱起来,有些人甚至直接愣在了原地,大家的士气瞬间低落到极点。
“敌军追过来了!撤退!”
大部分士兵反应了过来准备撤退,但是有些士兵还没有从思绪中清醒过来,依然僵硬在原地。
“愣着干嘛?快走!”
林沧搀起身边发愣的战友,快速地和部队一起撤退,大家都混乱不堪,没有人还带着刚来时的勇气。
林沧回过头看了一眼他们的战场,嘴里突然觉得有些发苦。

评论